「当有一天台南人剧团变成了台北人剧团,南岛十八成为北岛十八」,你能想像吗?

《艺志》创刊号在採访地方艺文团队的过程中,深刻体会地方艺文表演团体资源的缺乏,许多地方的艺文团队渐渐由于城乡差距因素而出走,对地方文化环境而言是将是非常大的损失。为解决艺文团队出走,需要的是当地民众参与。《艺志》透过宣传与报导,期待让地方性的艺文团队扎根,促进地方文化发展、教育与传承。

别让「台南人剧团」变成了「台北人剧团」:台南《艺志》掀起城乡
创刊号-南岛十八剧团
城乡艺文资源差距大,艺文团体被迫出走

根据102年统计,台南市艺文活动为9,004个,居全国第三。台南有如此活络的艺文活动,蕴含着许多值得被发现与注目的艺术力量,却因为城乡艺文资源差距大而造成不正向的循环。《艺志》发行人陈正杰指出,政府虽然宣传管道很多,但也只限于宣传官方的活动,艺文团体虽然有自己独立的宣传管道,但通常为了顾及品质,无法投入多余心力于宣传。

「你接触他们之后,会发现他们是在本业上默默耕耘的一群人。」只是我们没有深入了解,没有亲身体会,所以忽视了这样的美好。

地方剧团在迈向更专业、更具规模的过程中,当地资源往往不够支撑发展,剧团将面临诸如需要更专业的演员参与,于是渐渐地,由于各种城乡差距因素,迫于无奈而出走。 《艺志》看见剧团发展过程的辛酸与煎熬,便希望能协助这些地方创作者进行宣传,用免费刊物的方式,在台南各据点发送,希望能够藉此提升民众对于艺文活动的关注与支持。

别让「台南人剧团」变成了「台北人剧团」:台南《艺志》掀起城乡

如果能有一份独立刊物,将艺文、在地、时代联结,那幺这样团结的力量将掀起一股艺文反动的力量。《艺志》想要把艺文活动带入老百姓的生活,一个触媒、一份杂誌亦或是一个空间,让民众产生新的思考方式—「一个好生活的力量」,进而让民众开始支持艺术。

除了发行刊物整合艺文资讯,每期仍然坚持以纸本的形式,提供三千份免费刊物派送到台南各个角落,甚至走入菜市场、庙宇、理容院等常民生活中,进行面对面的发送。《艺志》团队也将小型的专案推到非正规的展览空间,像是咖啡厅、民宿、牙医诊所,将艺术融入日常生活,拉近艺术与民众的距离。

累积订户为首要目标

为了坚持理想,目前《艺志》仍处于自掏腰包,每个月都必须为下期印刷费、製作费募款、奔走的窘境。《艺志》期盼能有办法自己形成生存的循环,然后继续带给大家更多好生活的力量。《艺志》秉持出版原创性,自己成立出版团队,目前努力找寻各项补助方案。但最终,他们希望能够不靠补助、不靠广告,透过订户的支持,希冀三年后台南《艺志》可以完全不靠补助发行。

别让「台南人剧团」变成了「台北人剧团」:台南《艺志》掀起城乡

发送印製的过程中,《艺志》团队深刻感受到艺术的力量,他们每一期都会择一特别主题地点铺送,例如:庙宇、理容院、菜市场等,带着文化遶境。在一次发送过程中,一位进香的阿嬷原先因不识字而没有索取,但在看到创刊号大红色的剪纸艺术封面后,产生共鸣,便开心的索取了一份。这,就是艺术的力量!

正杰说「有些店家也会主动询问是否也可以放置《艺志》,或是是否需要帮忙宣传,一些小剧团、微型艺文团队也会将《艺志》列入感谢名单中」。在寻求资金时,与奇美博物馆的提案更花不到五分钟,便表示认同。

除了在台南分享这些艺文资源,《艺志》也期望能将外县市良好的艺文能量带入台南,例如,电影《行者》在台南的分享。让艺文的能量扩散出去,创造一个良性的循环,让更多灵魂有机会遇见灵魂、生命有可能改变生命。

《艺志》团队成员之一的Fion说:「就算一个人过得再怎幺好,在追寻生命意义的时候,会发现生命最美好的初衷就是分享」。《艺志》希望透过「分享」好的想法与念头,让这个时代的台湾,被过度消耗的环境、遗失的文化与传统,长回来!并将艺文融入民众的生活,令艺术成为台南另一种城市符号。

加入《艺志》募资计画,成为台南艺文团体的推手!
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